重组昌河未竟事,一场政治与利益的博弈

作者:汽车零件

不出意外的话,在将要到来的一周里,昌河汽车新的总经理人选便会尘埃落定。

南方

得意与失意,往往就是一线之隔。2009年11月10日,长安汽车以23%的股权获得中航工业旗下昌河汽车、哈飞汽车、东安动力、昌河铃木、东安三菱的股权,一举跃升为中国第四大汽车集团。适时的徐留平,是意气风发的。但面对上个月的罢工,徐留平未必没有失意之感。

这一号称“在昌河汽车内部产生的管理团队”,到底将怎样代表并平衡长安、昌河与景德镇政府之间的利益还是未知,但有两个关键人物的职位任免,却足以说出出这时涉事三方的真实态度。

得意与失意,通常就是一线之隔。2009年11月10日,长安汽车以23%的股权得到中航工业旗下昌河汽车、哈飞汽车、东安动力、昌河铃木、东安三菱的股权,一举跃升为中国第四大汽车集团。适时的徐留平,是意气风发的。但面对上个月的罢工,徐留平未必没有失意之感。

此次罢工颇有些腥风血雨的味道。长安汽车派驻的总经理李黎被罢工工人三次暴打,昌河工人高喊“脱离长安、回归中航”口号,而李黎则大喊“你们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们昌河”。2月2日媒体见面会上,长安集团总裁邹文超说:“显然有人从中煽风点火。”

这两个人,其一是曾代表长安入驻昌河,并在罢工事件中激动喊出“你们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们昌河”的原昌河汽车总经理李黎;而另一个则是洋洋洒洒撰写出近40页的《告昌河同胞书》,并建议昌河选择“昌河三基地 江铃 合肥江淮 铃木”这样联合发展道路的某昌河系副总经理。

这次罢工颇有些腥风血雨的味道。长安汽车派驻的总经理李黎被罢工工人三次暴打,昌河工人高喊“脱离长安、回归中航”口号,而李黎则大喊“你们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们昌河”。2月2日媒体见面会上,长安集团总裁邹文超说:“明显有人从中煽风点火。”

沉重甚至疯狂的话语背后,是长安与昌河当下深刻的矛盾。早在2年前,国内某大型汽车集团高层即预测长安汽车对昌河哈飞的整合不会轻松,发生在今年初的罢工,只是当初预言的应验。

但不管怎样,维稳正在成为三方一起的目标,而在这样“一起目标”的指引下,曾喊出“让昌河脱离长安”口号的那部分人的愿望也正在落空。

沉重甚至疯狂的话语背后,是长安与昌河当下深刻的矛盾。早在2年前,中国某大型汽车集团高层即预测长安汽车对昌河哈飞的整合不会轻松,发生在2012年初的罢工,只是当初预言的应验。

罢工,逼宫?

不过,这并不说明涉事三方的较量便已叫停。事实上,当昌河汽车党委书记程冬久表态“昌河汽车和铃木仍然有深远的战略合作,铃木退出的质疑纯属无稽之谈”时,言外之意就是长安与昌河之间的暗流仍旧汹涌。

罢工,逼宫?

1月13日,江西景德镇昌河汽车发生罢工事件。工人于当晚7点左右在公司办公楼前聚集,后发展为全体员工罢工。罢工造成市内交通拥堵,工人们打出“长安没信用 不要长安要中航”的横幅。随后部分工人进入办公楼与公司领导及市政府领导交涉。

以前,长安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的说法是“铃木早在5年前就已决定退出昌河铃木华夏汽配网信息,并已决定不会再向昌河铃木导入新产品”。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隔空对质”让铃木的角色在事件的发展中也变得微妙起来。

1月13日,江西景德镇昌河汽车发生罢工事件。工人于当晚7点左右在公司办公楼前聚集,后发展为全体员工罢工。罢工造成市内交通拥堵,工人们打出“长安没信用 不要长安要中航”的横幅。随后部分工人进入办公楼与公司领导及市政府领导交涉。

交涉过程极其火爆,李黎失态之下喊出“你们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们昌河”话语。随后遭到愤怒员工三次暴打,武警人员将其救出。一段视频资料显示,李黎蜷缩在办公室角落处的一张椅子上,神情黯然。

这时,铃木的态度在各方人物的陈述中只是在以“被转述”的形态出现,而铃木自身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不过,考虑到整合长安铃木与昌河铃木是铃木长久以来的愿望,而这个愿望的达到只能依靠长安,因此铃木的最终选择不出意外应该会把选票投给长安。

交涉阶段极其火爆,李黎失态之下喊出“你们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们昌河”话语。随后遭到愤怒员工三次暴打,武警人员将其救出。一段视频信息显示,李黎蜷缩在办公室角落处的一张椅子上,神情黯然。

罢工的导火索是一则昌河汽车生产资质被转移给长安马自达的消息。传言长安将昌河的汽车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昌河汽车保留合肥商用车项目,九江和景德镇工厂都将成为仅生产零部件的工厂。工人们担心此后数千人将下岗,故群集与公司领导交涉。工人们提出的条件包括保证昌河生产资质、提高工人待遇,否则将继续罢工和上访。14日起昌河汽车全线停产。

相同没有表态的还包括昌河汽车生产资质的受让方长安马自达。它曾经迫切盼望脱离重庆,达到单飞,但事态的僵持,却一定让它的独立计划一再延后。

罢工的导火索是一则昌河汽车生产资质被转移给长安马自达的信息。传言长安将昌河的汽车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昌河汽车保留合肥商用车项目,九江和景德镇工厂都将成为仅生产零部件的工厂。工人们担心之后数千人将下岗,故群集与公司领导交涉。工人们提出的条件包括确保昌河生产资质、加强工人待遇,否则将继续罢工和上访。14日起昌河汽车全线停产。

昌河员工对长安汽车不满由来已久。一位昌河员工表示,2009年长安汽车收购昌河后,公司内部十分排斥,担心铁饭碗被打破。收购之初长安集团做出了“品牌和渠道保持不变、经营班子保持不变、供应体系保持不变等六不改变原则”。但进入2010年,长安集团却迅速对哈飞、昌河进行闪电换帅。

长安马自达的问题明显没有铃木那么好处理。由于这时,一汽集团相同对马自达虎视眈眈,假如马自达被迫将本就为数不多的车型资源转移到一汽,那么长安本就薄弱的合资领域是否会再度失去一棵可供扶持的摇钱树?

昌河员工对长安汽车不满由来已久。一位昌河员工显示,2009年长安汽车收购昌河后,公司内部十分排斥,担心铁饭碗被打破。收购之初长安集团做出了“品牌和渠道保持不变、经营班子保持不变、供应体系保持不变等六不改变原则”。但进入2010年,长安集团却快速对哈飞、昌河进行闪电换帅。

邹文超表示,昌河汽车2009年正式职工平均工资3.12万元/年,重组后整体薪酬呈快速增长趋势,2011年平均工资升至4.48万元/年,增幅达到43.59%。但罢工中的工人们并不认同这一点。

对于这个问题,长安没有给出答案,“我们会把状况跟马自达说明,相信他们也会理解这次事件的发生。”徐留平称。这一暂时难以解答的难题也验证了长安马自达正在成为长安的软肋。

邹文超显示,昌河汽车2009年正式职工平均工资3.12万元/年,重组后整体薪酬呈快速增长趋势,2011年平均工资升至4.48万元/年,增幅达到43.59%。但罢工中的工人们并不认同这一点。

耐人寻味的是消息的泄露方式。据江西省发改委主任许爱民所说,他于1月12日从国家发改委方面得知兵装集团要求撤销昌河汽车生产资质。在他的斡旋下,撤销昌河汽车生产资质的文件在最后一刻被国家发改委压下。但就在12日,这一消息在昌河汽车内部仍不胫而走,造成工人群情激动。

这或许也揭示了“罢工事件”的涉事三方为何会把昌河作为真正的筹码。在长安这时的经营中,盈利能力不强正在成为其落后于上汽、东风等企业的“心头痛”,因此加强合资板块的调整和盈利能力已成为它将来几年的重点任务;而昌河对于长安最有价值的资源,不是其产量,更不是其工人以及那些生产基地,而是它的壳资源,将直接撼动长安与马自达之间的合作。

耐人寻味的是信息的泄露方法。据江西省发改委主任许爱民所说,他于1月12日从国家发改委方面得知兵装集团要求撤销昌河汽车生产资质。在他的斡旋下,撤销昌河汽车生产资质的文件在最终一刻被国家发改委压下。但就在12日,这一信息在昌河汽车内部仍不胫而走,造成工人群情激动。

常理来看,重大决策在实施前应只有少数高层知晓,是谁向工人泄露了消息?

当对事件的分析进展到这一点的时候,谁要阻止这样的连环策?闪这时幕后的身影想要通过罢工构成什么样的利益对换?牺牲昌河到底动了谁的奶酪?也许更值得深究与讨论。

常理来分析,重要决策在实行前应只有少数高层知晓,是谁向工人泄露了信息?

大型冲突背后必有复杂的关系与斗争漩涡。有分析人士认为,江西方面、景德镇方面、昌河方面以及长安集团方面没有形成利益的一致,在万不得已之下,才把此事告知生产工人,由生产工人出面打破僵局。而事态最终平息,须找出罢工工人的“带头人”,即消息泄露者,使其付出代价,各方才能做到力量平衡。

不出意外的话,在将要到来的一周里,昌河汽车新的总经理人选便会尘埃落定。

大型冲突背后必有复杂的关系与斗争漩涡。有分析人士以为,江西方面、景德镇方面、昌河方面以及长安集团方面没有构成利益的一致,在万不得已之下,才把此事告知生产工人,由生产工人出面打破僵局。而事态最终平息,须找出罢工工人的“带头人”据华夏汽配网了解,即信息泄露者,使其付出代价,各方才能做到力量平衡。

艰难重组

这一号称“在昌河汽车内部产生的管理团队”,到底将怎样代表并平衡长安、昌河与景德镇政府之间的利益还是未知,但有两个关键人物的职位任免,却足以说出出这时涉事三方的真实态度。

艰难重组

47岁的李黎于1年前的1月6日就职昌河汽车总经理,此前他曾担任长安汽车技术中心所长、重庆长安股份销售公司副总经理、中国长安汽车集团发展战略部副总经理。从履历看,他正值壮年,前程一片大好。此次罢工事件无疑给他的职业生涯蒙上一层阴影。

这两个人,其一是曾代表长安入驻昌河,并在罢工事件中激动喊出“你们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们昌河”的原昌河汽车总经理李黎;而另一个则是洋洋洒洒撰写出近40页的《告昌河同胞书》,并建议昌河选择“昌河三基地 江铃 合肥江淮 铃木”这样联合发展道路的某昌河系副总经理。

47岁的李黎于1年前的1月6日就职昌河汽车总经理,以前他曾担任长安汽车技术中心所长、重庆长安股份销售公司副总经理、中国长安汽车集团发展战略部副总经理。从履历看,他正值壮年,前程一片大好。这次罢工事件无疑给他的职业生涯蒙上一层阴影。

从李黎与工人们的对话中不难看出,他就职后的一年与昌河汽车融合度并不算好。曾在军工企业就职的王蕾对本刊记者表示,军工企业文化较为特殊,员工主人公意识强,企业文化与思想体系偏僵硬,并有先天性的排外情绪。在她看来,长安对昌河的重组首要问题即是文化融合,但这是最难的一点。文化难以融合,最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管理失调,内部混乱。

但不管怎样,维稳正在成为三方一起的目标,而在这样“一起目标”的指引下,曾喊出“让昌河脱离长安”口号的那部分人的愿望也正在落空。

从李黎与工人们的对话中不难看出,他就职后的一年与昌河汽车融合度并不算好。曾在军工企业就职的王蕾对本刊编辑显示,军工企业文化较为特殊,员工主人公意识强,企业文化与思想体系偏僵硬,并有先天性的排外情绪。在她看来,长安对昌河的重组首要问题即是文化融合,但这是最难的一点。文化难以融合,最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管理失调,内部混乱。

文化融合之外,全盘拯救一家病入膏肓的企业需要脱胎换骨的变革。长安集团对此开出了一系列药方,包括管理体系、采购销售体系资源整合、固定资产投资以及研发投入等。对于此项工程,长安集团有几大不利之处。一为长安汽车每年利润并不可观,而长安汽车近年来大幅扩张,在建项目、整合重组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长安集团面临着较大资金缺口。二为昌河、哈飞本身技术欠缺,需要导入产品技术才能面向市场生产新产品。长安汽车只是轿车领域的新军,输血能力有限。三为长安汽车、昌河、哈飞核心产品重叠,虽然哈飞与昌河的微车生产资源能够对长安汽车的微车全国布局起到良性作用,但轿车业务如何区分突围较难实现。

不过,这并不说明涉事三方的较量便已叫停。事实上,当昌河汽车党委书记程冬久表态“昌河汽车和铃木仍然有深远的战略合作,铃木退出的质疑纯属无稽之谈”时,言外之意就是长安与昌河之间的暗流仍旧汹涌。

文化融合之外,全盘拯救一家病入膏肓的企业需要脱胎换骨的变革。长安集团对此开出了一系列药方,包括管理体系、采购销售体系资源整合、固定资产投资以及研制投入等。对于此项工程,长安集团有几大有害之处。一为长安汽车每一年利润并不可观,而长安汽车近期期大幅扩展,在建项目、整合重组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长安集团面对着较大资金缺口。二为昌河、哈飞本身技术欠缺,需要导入产品技术才能面向市场生产新产品。长安汽车只是轿车领域的新军,输血能力有限。三为长安汽车、昌河、哈飞重点产品重叠,尽管哈飞与昌河的微车生产资源能够对长安汽车的微车中国布局起到良性作用,但轿车业务怎样区分突围较难达到。

2004年,长安对江铃汽车实施整合。截至目前,整合效果并不明显,江铃风华停产、风尚处于半停产状态。从江铃汽车重组案可以看出,自身欠缺轿车发展经验的长安汽车,在整合外来轿车品牌、尤其是发展自主品牌轿车上并无太多优势。

以前,长安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的说法是“铃木早在5年前就已决定退出昌河铃木,并已决定不会再向昌河铃木导入新产品”。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隔空对质”让铃木的角色在事件的发展中也变得微妙起来。

2004年华夏汽配网显示,长安对江铃汽车实行整合。截至这时,整合效果并不显着,江铃风华停产、风尚处于半停产状态。从江铃汽车重组案可以看出,自身欠缺轿车发展经验的长安汽车,在整合外来轿车品牌、特别是发展自主品牌轿车上并无太多优势。

“中国长安提出三年实现基本整合,我们刚刚做完哈飞汽车管理体系一体化,所谓管理一体化就是说我们既然都是一个集团,管理体系、管理流程,以及主要的管理应该是一致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管理体制背后更多的是文化、习惯和背景整合。”徐留平说。

这时,铃木的态度在各方人物的陈述中只是在以“被转述”的形态出现,而铃木自身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不过,考虑到整合长安铃木与昌河铃木是铃木长久以来的愿望,而这个愿望的达到只能依靠长安,因此铃木的最终选择不出意外应该会把选票投给长安。

“中国长安提出三年达到基本整合,我们刚刚做完哈飞汽车管理体系一体化,所谓管理一体化就是说我们既然都是一个集团,管理体系、管理流程,以及重点的管理应该是一致的。在这个阶段当中,我觉得管理体制背后更多的是文化、习惯和背景整合。”徐留平说。

重组过程中还要面临的一个难题是当地政府的利益。昌河汽车作为景德镇市的八大支柱产业之一,是当地的财政、税收“大户”。在景德镇制定的“十二五”发展规划中,建设景德镇汽车零部件产业园项目和建设汽车工业城规划都是围绕昌河汽车展开。这是当地重大工程。而一旦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被注销,企业的税收上缴单位即由景德镇政府变成了合肥市政府。这对于试图改变当地经济面貌与经济结构的政府官员来说,是最不愿意见到结果。

相同没有表态的还包括昌河汽车生产资质的受让方长安马自达。它曾经迫切盼望脱离重庆,达到单飞,但事态的僵持,却一定让它的独立计划一再延后。

重组阶段中还要面对的一个难题是当地政府的利益。昌河汽车作为景德镇市的八大支柱产业之一,是当地的财政、税收“大户”。在景德镇制定的“十二五”发展规划中,建设景德镇汽车零部件产业园项目和建设汽车工业城规划都是围绕昌河汽车开展。这是当地重要工程。而一旦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被注销,企业的税收上缴单位即由景德镇政府变成了合肥市政府。这对于想要改变当地经济面貌与经济结构的政府官员来说,是最不愿意见到结果。

1月15日,与昌河汽车职工对话中,许爱民向职工承诺:“如果与长安方面达成协议,未来昌河铃木不仅要生产汽车还要生产发动机,在景德镇形成真正的生产基地;如果谈不成,我们就自己搞,做大昌河。”

长安马自达的问题明显没有铃木那么好处理。由于这时,一汽集团相同对马自达虎视眈眈,假如马自达被迫将本就为数不多的车型资源转移到一汽,那么长安本就薄弱的合资领域是否会再度失去一棵可供扶持的摇钱树?

1月15日,与昌河汽车职工对话中,许爱民向职工承诺:“假如与长安方面达成协议,将来昌河铃木不仅要生产汽车还要生产发动机,在景德镇构成真正的生产基地;假如谈不成,我们就自己搞,做大昌河。”

被搁置的铃木与马自达

对于这个问题,长安没有给出答案,“我们会把状况跟马自达说明,相信他们也会理解这次事件的发生。”徐留平称。这一暂时难以解答的难题也验证了长安马自达正在成为长安的软肋。

被搁置的铃木与马自达

媒体沟通会上邹文超表示,由于昌河铃木多年亏损,铃木公司2009年就已经提出退出昌河铃木,并已在昌河铃木的运营管理上实质性退出。长安集团有意将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以帮助其与长安福特的分拆。但由于罢工事件,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已明确表示不会注销或转移。这对铃木和马自达而言并非好消息。

这或许也揭示了“罢工事件”的涉事三方为何会把昌河作为真正的筹码。在长安这时的经营中,盈利能力不强正在成为其落后于上汽、东风等企业的“心头痛”,因此加强合资板块的调整和盈利能力已成为它将来几年的重点任务;而昌河对于长安最有价值的资源,不是其产量,更不是其工人以及那些生产基地,而是它的壳资源,将直接撼动长安与马自达之间的合作。

媒体沟通会上邹文超显示,由于昌河铃木多年亏损华夏汽配网分析,铃木公司2009年就已提出退出昌河铃木,并已在昌河铃木的运营管理上实质性退出。长安集团有意将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以帮助其与长安福特的分拆。但由于罢工事件,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已明确表示不会注销或转移。这对铃木和马自达来说并非好信息。

虽然铃木的小型车在印度大获成功,但在中国,铃木一直只是不入流的品牌,产品售价低廉,销售业绩不佳。寻求另一家合作伙伴来打开局面是铃木一直的愿望。2009年长安收购昌河哈飞,铃木汽车向中航方面表示,坚决要求终止合作,撤资退出。这一要求在中国长安接手昌河后并未改变。

当对事件的分析进展到这一点的时候,谁要阻止这样的连环策?闪这时幕后的身影想要通过罢工构成什么样的利益对换?牺牲昌河到底动了谁的奶酪?也许更值得深究与讨论。

尽管铃木的小型车在印度大获成功,但在中国,铃木一直只是不入流的品牌,产品售价低廉,销售业绩不好。寻求另一家合作伙伴来打开局面是铃木一直的愿望。2009年长安收购昌河哈飞,铃木汽车向中航方面显示,坚决要求终止合作,撤资退出。这一要求在中国长安接手昌河后并未改变。

此前有消息称,铃木正与上海汽车等公司接洽,寄望成立新的合资公司后扭转在中国的不利局面。因中国政府对外资企业公司历来有仅允许成立两家合资公司的政策限制,昌河铃木与长安铃木两家合资公司的存在,使铃木在中国重新寻找合资伙伴的愿望搁浅。

不出意外的话,在将要到来的一周里,昌河汽车新的总经理人选便会尘埃落定。 这一号称“在昌河汽车内部产生的管理团队”,到底将怎样代表并平衡长安、昌河与景德镇政府之间的利益还是未知,但有两个关键人物的职位任免,却足以说出出这时涉事三方的真实态度。 这两个人,其一是曾代表长安入驻昌河,并在罢工事件中激动喊出“你们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们昌河”的原昌河汽车总经理李黎;而另一个则是洋洋洒洒撰写出近40页的《告昌河同胞书》,并建议昌河选择“昌河三基地 江铃 合肥江淮 铃木”这样联合发展道路的某昌河系副总经理。 但不管怎样,维稳正在成为三方一起的目标,而在这样“一起目标”的指引下,曾喊出“让昌河脱离长安”口号的那部分人的愿望也正在落空。 不过,这并不说明涉事三方的较量便已叫停。事实上,当昌河汽车党委书记程冬久表态“昌河汽车和铃木仍然有深远的战略合作,铃木退出的质疑纯属无稽之谈”时,言外之意就是长安与昌河之间的暗流仍旧汹涌。 以前,长安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的说法是“铃木早在5年前就已决定退出昌河铃木,并已决定不会再向昌河铃木导入新产品”。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隔空对质”让铃木的角色在事件的发展中也变得微妙起来。 这时华夏汽配网信息,铃木的态度在各方人物的陈述中只是在以“被转述”的形态出现,而铃木自身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不过,考虑到整合长安铃木与昌河铃木是铃木长久以来的愿望,而这个愿望的达到只能依靠长安,因此铃木的最终选择不出意外应该会把选票投给长安。 相同没有表态的还包括昌河汽车生产资质的受让方长安马自达。它曾经迫切盼望脱离重庆,达到单飞,但事态的僵持,却一定让它的独立计划一再延后。 长安马自达的问题明显没有铃木那么好处理。由于这时,一汽集团相同对马自达虎视眈眈,假如马自达被迫将本就为数不多的车型资源转移到一汽,那么长安本就薄弱的合资领域是否会再度失去一棵可供扶持的摇钱树? 对于这个问题,长安没有给出答案,“我们会把状况跟马自达说明,相信他们也会理解这次事件的发生。”徐留平称。这一暂时难以解答的难题也验证了长安马自达正在成为长安的软肋。 这或许也揭示了“罢工事件”的涉事三方为何会把昌河作为真正的筹码。在长安这时的经营中,盈利能力不强正在成为其落后于上汽、东风等企业的“心头痛”,因此加强合资板块的调整和盈利能力已成为它将来几年的重点任务;而昌河对于长安最有价值的资源,不是其产量,更不是其工人以及那些生产基地,而是它的壳资源,将直接撼动长安与马自达之间的合作。 当对事件的分析进展到这一点的时候,谁要阻止这样的连环策?闪这时幕后的身影想要通过罢工构成什么样的利益对换?牺牲昌河到底动了谁的奶酪?也许更值得深究与讨论。

以前有信息称,铃木正与上海汽车等公司接洽,寄望成立新的合资公司后扭转在中国的有害局面。因中国政府对外资企业公司历来有仅允许成立两家合资公司的政策限制,昌河铃木与长安铃木两家合资公司的存在,使铃木在中国重新寻找合资伙伴的愿望搁浅。

马自达与铃木是中国市场上的日资难兄难弟。马自达自1992年即进入中国,通过与海南汽车厂的合作生产323等车型。此后又分别与一汽和长安福特建立合作、合资关系。截止目前,马自达在中国仅有长安福特马自达一家合资整车制造公司,且为占比较小的股东。

“事实上,假如纯粹从市场化的角度来讲,昌河汽车过去的发展已证明了它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企业。” J.D.Power亚太区汽车市场研究总监曾志凌坦陈汽车配件网报道,“长安与昌河的重组,纯粹是一种行政摊派,双方没有互补,却仅是一种数量上的增长。这才是所有矛盾的根源。” 也许,“昌河事件”进展到这时,到底孰是孰非已不再主要,留给我们更多的则是反思。假如这种具有浓厚地方保护主义色彩的行政区域干涉仍然存在,假如“看不见的手”仍然要屈服于“看得见的手”,假如相关部门仍只是不计结果地只允许“大鳄去吃掉小鱼”,那么“昌河事件”真的会仅仅是一个个案吗?

马自达与铃木是中国市场上的日资难兄难弟。马自达自1992年即进入中国,通过与海南汽车厂的合作生产323等车型。之后又分别与一汽和长安福特建立合作、合资关系。截止这时,马自达在中国仅有长安福特马自达一家合资整车制造公司,且为占比较小的股东。

相对松散的合作关系与复杂的股权纷争是马自达在中国市场长期的羁绊。2011年马自达中国销量仅有21.47万辆,同比下滑10%,被称为该年中国市场“最大输家”。

相对松散的合作关系与复杂的股权纷争是马自达在中国市场长时间的羁绊。2011年马自达中国销量仅有21.47万辆,同比下降10%,被称为该年中国市场“最大输家”。

在合资方的推动下,长安福特马自达拆分提上日程。不过此时中国发改委对整车企业的审批更加严格。“目前昌河铃木的资质不变,所以长安马自达项目只能暂停。”邹文超说。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要求,在申请长安马自达获得独立生产资质的同时,要在集团内部注销一个生产资质。

在合资方的加快下,长安福特马自达拆分提上日程。不过这时中国发改委对整车企业的审批更加严格。“这时昌河铃木的资质不变,因此长安马自达项目只能暂停。”邹文超说。依照国家发改委的要求,在申请长安马自达得到独立生产资质的同一时间,要在集团内部注销一个生产资质。

罢工之后,徐留平表达了重振昌河的决心,至2020年对昌河的累计规划投资将达67.2亿元,2012~2013年昌河汽车还将有8款新车上市。

罢工之后,徐留平表达了重振昌河的决心,至2020年对昌河的共计规划投资将达67.2亿元,2012~2013年昌河汽车还将有8款新车上市。

表面上看昌河汽车通过工人罢工获得了生存发展权力,但实际上这次斗争没有赢家。昌河汽车2011年盈利118万元,摆脱多年亏损才刚刚起步,罢工之后长安汽车未免不会加强控制。长安汽车失去一家可以为其创造利润的合资公司,马自达和铃木暂时失去翻身机会。

表面上看昌河汽车通过工人罢工得到了生存发展权力,但事实上这次斗争没有赢家。昌河汽车2011年盈利118万元,脱离多年亏损才刚刚起步,罢工之后长安汽车未免不会加强控制。长安汽车失去一家可以为其创造利润的合资公司,马自达和铃木暂时失去翻身机会。

这次纷争还表明了企业重组的难度之大,宁为鸡头不为凤尾是中国长期以来的仕途哲学,重建中的凶险处处可见。

这次纷争还说明了企业重组的难度之大,宁为鸡头不为凤尾是中国长时间以来的仕途哲学,重建中的凶险处处可见。

“重组的过程充满着艰辛与坎坷,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徐留平说。

“重组的阶段充满着艰辛与坎坷,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徐留平说。

本文由bet亚洲官方投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