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的士电子眼目不,让监控技术免于恐慌

作者:汽车零件

华夏汽配网消息, 人民日报目前图文并茂地讨论了公众私人生活和公共空间的关系。文章说,重庆某出租车公司决定为1200多辆出租车安装新一代GPS系统,这种设备的摄像头和语音监听器,能看清车厢里面的动静,听清乘客和司机说话。文章引导人们思考“公共安全和个人隐私谁更主要”。

近日《武汉晚报》刊登这样一则新闻,家住武汉汉口台北路的吴女士忙得焦头烂额,因为她在家里装了监控器,婆婆觉得受到监视不肯再带孩子,生气回老家了。而吴女士也很是委屈,装监控器是为了随时掌握孩子在家里的成长动向,并非针对老人。

近日,有广州市民在乘坐的士过程中发现出租车内竟安装有摄像头,质疑此举实施监控的合法性,更担忧个人隐私泄露。市内几家出租车公司均否认要求旗下车辆安装摄像头,交委表示,从未要求的士安装,市民觉得不妥可拨打96900投诉。

但是,假如问题这样提,那就是首先肯定了出租车公司主动无偿地为公共安全埋单为前提的,先表扬了企业行为再说,这等于在讨论以前,讨论的空间就缩水了一半。出租车公司唯一拿得出来的辩护理由也是为了公共安全,尽社会责任了。但公司自己这么辩护可以,我们也跟着这么说,就有些不对自己负责任了。不错,出租车里的抢劫案件时有发生,假如有这么个监控设备,对破案是有帮助的。但是,这并不是可以安装监控器的理由。抢劫也会发生在宾馆的房间里,发生在家庭,假如在每一家宾馆的房间、每一个家庭都安装了监控器,岂不令中国的抢劫案都一往而破之?那为什么监控器只安装在宾馆的大厅和过道,只安装在某些公共空间,而不安装在宾馆的房间和公民的家庭里呢?这里有一个硬道理:个人生活的基本隐私不能被无限挤兑。

婆婆在儿媳家带孙子,媳妇却在家里装了监控器,在“掌握孩子成长动向”的同时,也会“偷窥”到婆婆的个人隐私。因此,尽管媳妇称在家里装监控器“并非针对老人”,但实际上这种行为已经误伤到了婆婆。事实上,婆婆不肯再带孩子,生气回了老家,便是对“被监视”的一种抗议,以此维护自己的权益和人格尊严。

坦白地说,如今的公共空间里,摄像头几乎无处不在,商场中、公交内、地铁上、银行里……星罗密布的“第三只眼”让个人隐私无处可逃。而的士上的电子眼也不是新鲜事物。早在2011年,中山市已完成全市一千多辆的士的摄像头安装工作,江苏、福建等省也陆续进入该行列。

这时,按出租车公司的逻辑,等于是乘客自己花钱把自己卖进一个全暴露的位置,同一时间,还是一个潜在的抢劫犯的位置。为了“提前自证清白”据获悉,首先得把自己暴露给出租车公司。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一个公司法人的“人格”和权利高于乘客的人格和权利?但是,我们一定被迫让他们“看我们”,我们一定相信他们将不会拿我们的录相和录音去做别的什么!

从法律层面讲,所谓隐私,自然是公民不愿让他人知道的私密活动,是受法律保护的。可如今,便捷的科技设备和技术条件,让个人隐私几乎无处遁形。更为可怕的是,随着监视器、摄像头等设备的滥用,偷拍开始变成了一些人恣意侵犯公民权益的一种手段。然而,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不经公安部门批准,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私自安装、使用监视器、摄像头等设备。可见,媳妇私自在家里装监控器,是法律不允许的。

的士上的电子眼,可能会让乘客感觉隐私受侵犯,很多乘客打的就是为了更有私密性,如果装了摄像头,不利于保护隐私。的士司机的工作也时时暴露在“第三只眼”的监视中,不少司机也坦言“不自在”。然而,硬币是两面的,电子眼也发挥着不少作用:在的士上安装摄像头可以帮助乘客查找失物,如果司机与乘客发生纠纷,有了摄像头也有据可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纠纷。同时,这项举措对于保障夜班出租车司机的安全也会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

在这个技术飞速进步的时代,监控系统正在布满整个公共空间。许多城市正在实行一项被称为“天网”的工程,街道已在探头的覆盖之下。在公共空间布置监控,中国没有明确的法律限制,显得很“宽松”和随意。甚至对公民个人实行监控,事实上也缺乏严格的法律控制(甚至从来没有人因此而打过这方面的行政官司)。这时,发展到企业也可以给公众安装监控器了。尽管公安方面也“尚未介入此事”,甚至还“不便评论”,但这种状况无疑是危险的。伴随技术的进步,监控技术将越来越魔力无边。这时它已过度挤兑了个人生活空间。连出租车公司都可以自行安装如此精良的监控设备,不是就可以假设另一个什么部门,也可以在你的私人汽车甚至家里安装摄像头和窃听器了吗?任何技术假如不置于制度的理性监控之下,都是危险的。现代监控技术特别是一门危险的技术,需要现代政治文明去配套。即如一部叫《国家的敌人》的电影里表现的,一位长时间被监控的警察发现,自己也可以轻易地设置一个监视别人的设备,他不禁自问:谁来监视这些监视监视器的人?这一问表明着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慌。

从家庭伦理和亲情角度来看,媳妇在家里装监控器,折射出了婆媳之间的信任危机。正如婚恋专家王娜所分析的:媳妇装监控器的更大原因,除了了解孩子成长动向之外,可能还是对婆婆教养方法的质疑。更重要的是,对于同样心疼孩子的婆婆来讲,这是对尊严的挑战和亲情的质疑。

其实,的士的车内空间是公共场所的延伸,只谈隐私未免太过片面。在安全形势较为严峻的环境下,从保障乘客与司机安全的角度出发,电子眼的设立有其必要性。更何况,保障安全与保护隐私并不矛盾。其实,在电子眼问题上,更需要关注的问题是,电子眼监督了公共空间,谁来监督电子眼?

我们这时特别需要有一个法律、有一个程序,来给监控器设置一个边界,否则,监控将泛滥成灾,这绝不是“公共安全和个人隐私谁更主要”的问题,而是公共生活和个人隐私都将失去安全华夏汽配网编辑。

可见,媳妇在家中装监控器,值得社会反思。一方面,从社会管理层面入手,应加强对监视、摄像设备的管理,把好关口,堵住源头,遏制偷拍现象,保护公众的个人隐私。

防范电子眼侵犯个人隐私,是一个更有普遍意义的话题。国内公共视频监控的行业龙头2012年年报披露的销售量就达570万套,增长37%。有投行的报告曾保守估计全国公共摄像头不少于4000万台。如此庞大的“电子眼”一方面织就了一张安全网,另一方面也存在不少令人忧心的问题,如侵犯隐私的监控录像流出。

另一方面,从维护家庭伦理和亲情角度出发,要想维护良好的婆媳关系,必须要双方充分信任,遇有分歧,应及时沟通,而不是依赖科技设备去“监视”对方。要知道,父母帮子女带孩子或做家务,实际上是一种义务外的付出,因此,做子女和媳妇的,应给予老人更多的信任、尊重和关爱。 (责任编辑:JN103)

早在2006年广东省“两会”上,就有人大代表提出给“电子眼”的设置立法。目前,电子眼方面的法律规范仍需快马加鞭。电子眼安装的“准入标准”是什么?谁有权力调用录像?无故泄密要承担何种法律责任等,需要法律细则填补空白。

而相关标准也亟待补充,如公共摄像头的具体安装范围、摄像头指向哪儿、监控设备清晰度的标准、监控图像的保管标准、监控人员职业素质把关等等。

最后,公共场所中的监控摄像头涉及利益部门多,既有公安、交通、城管等政府部门安装的,又有组织、个人安装的。如何统一管理,避免陷入群龙无首之境,也是棘手问题。

所以,要让公共空间的电子眼取得公众信任,须保障其目不“邪”视,不妨先从法律规定、管理层面等扎紧制度笼子。

本文由bet亚洲官方投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